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冰城资讯 >> 情感婚嫁 >> 恋爱旅程 >> 正文

女人必看:你一生应该睡多少个男人

我要评论 来源:瑞丽女性网  2014/3/2 10:51:17   浏览次数:



  一个女人交了个新男友,他多次欲言又止,实际上就是想问个问题,你有过几个男人?这个问题,在时下流行的游戏“说实话”中,也会经常被提出来。被问到的女人,要么扯个谎,要么回答得模棱两可,经历的男人太多或太少,都是不愿意别人知道的。 

  而名门之后的洪晃姐姐可没那么多顾虑,在她的博客中,和女朋友们一起讨论起睡多少男人才值的问题,综合多种观点,结论如下:

  0=白活了

  1=亏

  2到3=传统

  3到5=正常

  5到10=够本

  30到50=过于开放

  50以上=完全瞎掰

  看了这组数字,女人们觉得很有趣,男人们惊了,统计数字这个活动在几年前还是男人的专利呢。当今真是女人生猛呀!



主人公:陈洋; 32岁;广告人

  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个叫村上龙的男人说的。上中学的时候,我喜欢上语文老师,当他在班里念着我的作文的时候,那声音太美好了,虽然最后他给我的评语是词藻华而不实、内容空洞,让我的心情一下子落入低谷,但我还是无法恨他,因为我情窦初开的心需要一个寄托。

  实习的时候,我爱上我的上司,尽管那是大家唾弃的不伦之恋,或者有人认为我工于心计,而事实上我只是觉得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最成熟的男人。我就是迷他,当他把手放在我下巴的时候有点儿失望,我本以为他该以一种更温暖的姿态对待我,比如把我揽在怀里,或者抚摸我的头发。

  而这种带有挑逗意味的举动是我没有想到的,却奇妙地点燃了我心底的欲火,瞬间将我融化。但是不久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并对我说当初是出于男人猎奇的心理,那不是爱,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很快就会化为灰烬。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爱我,也不想费这个脑筋。

  6年前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他对我好得不能再好,我害怕一个人独处,需要个伴儿,哪怕是短暂的也好。两年后我和他分手了,因为想到两个人要结婚过一辈子我就无比恐惧。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为我伤心地流泪,我真的很感动,但是那也不是爱。

  3年前我结婚了,对方相貌英俊、性感迷人。如果他是我的终结者多好,对我来说已经很值了。但是你可要记住,人无完人,这位帅哥有时候脾气不太好,虽然高兴的时候,他会制造最让人销魂的浪漫,而发火的时候,他嘴里经常会问候我的母亲,逮着什么砸什么。

  我总做他把我扔在地上摔碎了的噩梦,为了安全考虑,我们最终也分了手。听说这厮一年后又结婚了,我不太爽。凭什么呀?我连正经的下家还没找好呢!又经过了几段不靠谱儿的情事后,去年我又正式恋爱了,在对四个资质参差的异性的考察中,选择了一个综合指数比较高的。

  具体考察内容为约会迟到1小时左右,观察对方的反应;拉着我的朋友一起找他蹭吃蹭喝看他表现;拒绝几次约会看他韧性等等。选的这个人还蛮不错,虽然没了少女时代的那种炙热,但是还是蛮有幸福感的。上个月我开始学车,发现了一个靓仔,由于他时不时地和我搭讪,难免又心潮澎湃起来……

  都说这个时代女人生猛,把男人也归为了生活用品,而且还是消耗品。其实我觉得我和周围的女友倒没有这么想,一切都是机缘巧合,自然而然的事情,在经历中女人才能悟出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伴侣和生活,总比没头没脑碰到个男人就嫁了,之后又抱怨生活平淡,偷偷摸摸寻找出轨的机会要好。





主人公:徐平; 34岁;财务总监

  认识皑皑的时候,我承认我是去猎色的。在震耳欲聋的舞曲声中,喝得微醺的男男女女形态各异地摇摆,空气中的气味很繁杂,有种很简单直白的快乐。我就和皑皑坐在吧台边,大着嗓子说话,大口大口地喝酒。

  皑皑并不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即使在迪吧并不明亮的光中也能看出她长相的某些缺陷,可是,皑皑却是一个非常媚惑的女孩子,一股子独有的媚态从骨子里泛出来,让人觉得非常渴望。早些时候,清朝的花花公子李渔不是说过吗,“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便可抵过七八分”。

  喝到七八分的时候,我们去了宾馆。像一株常青藤似的皑皑缠绕着我,她指着我的鼻子,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告诉你,你不可以爱上我哦!”可一夜缠绵后,我却喜欢上了她。不光是她年轻的身体,而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女子的妩媚常常是这样,宛如行走在一团浓雾里,一直想辨清前面的路,可是兜兜转转却越发迷糊。

  本来,像我这样离过婚的男人,不应该这么没有定力,可是于她,一切的规则似乎都显得太过于迂腐。我说,皑皑,做我的女朋友,跟我一起生活好吗?皑皑就惋惜地看着我,你有钱、有品位、有长相,为什么偏爱我这样的露水情缘呢?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不可以爱上我哦,你忘了吗?

  这样说的时候,她却已经纠缠过来,仿佛那只是如电影里的开场白。所谓颠倒众生,也不过如此吧。我抽许多时间放在她身上,变着法子想讨她欢心,给她买礼物,她的一句话就能成为我的圣旨,我甚至愿意在她那里迷失了我自己,只要她温柔,妩媚地呆在我的身边。

  不过这些并没有能够让她有什么变化,她对我并不冷淡,某些时候,她甚至主动要求我的温存。可是她也从来不把我当归属,很多时候,我都打不通她的电话。她独享着她秘密的快乐,而把我置于冰火两重天下——当然,这都是我自找的。

  当我知道,如我这样的人,在她的名单里不止一个的时候,我先是震惊,再是伤痛,最后一片空茫了,不过第二天,我就哑然而笑了,多么愚蠢的人啦,居然忘了自己的初衷,不就是一场猎色行动吗?偶尔,会约着出来,温一下斑驳迤逦的旧梦。她依然是老样子,不多给你一分,也不少你一毫。也曾在街头偶遇,牵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坦然到有些无。她是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我请客,你埋单。”大家来一场情与欲的盛宴而已。

  曾经有一篇文章,说这样的女人是有毒的,她们就像罂粟,经历了一个花期后,“会变得更加媚惑,每一段的情感经历于她只是吸引力的新源泉。她懂得爱也要求爱,她让那些男人上了瘾,明知道这快乐是有毒的,也一次次带着下不为例的心上路”,不知道下一个中毒的人会是谁?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