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冰城资讯 >> 今日冰城 >> 哈尔滨资讯 >> 正文

“731”的真相,远不止一部《731部队的真相》

我要评论 来源:新晚报  2017/8/21 9:49:57  作者:张磊  浏览次数:
[导读]:哈巴罗夫斯克审判录音公开再一次证明“731” 是日本国家犯罪

安达演习场旧址

陈列馆内部

川岛清

大川福松向金成民捐赠军刀

  8月13日,日本NHK电视台播放了专题片《731部队的真相》,公开哈巴罗夫斯克审判的部分录音,还原了当年731部队制造毒气弹、进行人体实验的滔天罪行。专题片的播放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许多人开始关注这段历史。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这段历史,但他也强调,专题片只是进一步佐证和固化了现有的史料证据,“731”的真相远远不止一部《731部队的真相》这么简单。

  哈巴罗夫斯克审判并非第一次公开

  专题片进一步固化了现有史料证据

  专题片《731部队的真相》公开了部分731部队成员当年有关从事细菌武器研究和进行活人人体实验的认罪录音。

  通过对长达20个小时的哈巴罗夫斯克审判庭审语音的挖掘,以及从指导者到下层士兵提供的证言分析,专题片揭露了日本军队的领导层,是如何以国防和国家利益为借口,进行细菌武器的开发,而中国、苏联、朝鲜、蒙古民众又是如何被当成“实验材料”的残酷事实。

  此外,节目还通过采访当年的731部队老兵,展示数百件历史资料和部分当年的纪录片,向世界公开了731部队制造的一起近代史上灭绝人性的凶残暴行。

  专题片揭露的史实让人感到震惊,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哈巴罗夫斯克审判首次公开。“早在1950年的时候,苏联就公布了哈巴罗夫斯克审判的庭审文字材料,这一部分的史实早就是清楚的,专题片是首次公布了现场录音。”金成民说,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多年来致力于731部队档案搜集整理研究工作,先后赴日本、美国调查取证,现存馆藏2万余件,文献资料30余万页,所以日本NHK电视台在制作专题片时,曾两次来到陈列馆寻求帮助。此次公布的录音,可以说是进一步佐证了现有的证据。

  关于细菌战

  专题片中披露的内容

  731部队第一部(细菌研究)部长川岛清:我在731部队期间,昭和16年(1941年)使用了第一次,昭和17年(1942年)又使用了一次。在中国中部的731部队派遣队对中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

  川岛清:被使用的细菌主要有鼠疫杆菌、霍乱弧菌、伤寒杆菌。鼠疫杆菌主要以鼠疫蚤(感染了鼠疫杆菌的跳蚤)的形式使用。其他细菌则被直接散布到水源、水井或储水池等场所。

电流孵卵器。

  罪证陈列馆的证据

  金成民向记者展示了一个保存完好的四方形金属柜子,柜子内有铁丝网,外面一层金属门,里面还有一道玻璃门,顶部有灯和可调控通气阀,在外面的门上有“株式会社”“电流孵卵器”的字样。金成民告诉记者,这不是普通的柜子,而是731部队当年专门做鼠疫菌用的,是证明731部队进行细菌实验的一件铁证。

  金成民说,这件铁证曾出现在731部队细菌生产班原队员上田弥太郎的供述中,上田弥太郎于1954年9月3日在太原接受了讯问。由中央档案馆编撰、中华书局出版的《细菌战与毒气战》一书记录了上田弥太郎的证言。上田弥太郎供称:“每天能生产细菌10公斤,通过运输机运入培养室进行培养,经过12个小时或24小时即成,然后将细菌装入瓶中分送于各班。我所在的第三班是用孵卵器造菌,共有4个电流孵卵器,是专做鼠疫菌用的。”

  这件珍贵藏品是从哈尔滨民间征集而来,当年败退之际,731部队仓皇逃走,一些物品没来得及销毁。“这次日本NHK电视台公开的录音中一名叫柄泽十三夫的战犯,正是731部队细菌生产班班长,这是731部队进行细菌实验、研制的直接证据。”金成民说。

  关于人体实验

  专题片中披露的内容

  731部队卫生兵古都:在安达的演习场,我参加了实验室的伤寒杆菌试验,用陶瓷做成和大炮炮弹相同形状的细菌弹,打到空中爆炸,落到地上后变成喷雾状,使细菌散落开。之后,就让被试验者走过细菌落到的地面。还有就是,强行将被试验者绑在桩子上,在他们的上方爆破(细菌炸弹),使细菌从他们的头部上方覆盖下来。就用这两种方法进行实验。大部分人感染了,4到5人死掉了。

  专题片中还提到了人体活体解剖。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遭到中国军民的顽强反抗,这也打破了日本短期内灭亡中国的幻想。于是日本媒体开始将中国人蔑称为“匪贼”,这也鼓动了大量医学家参与到人体活体解剖这样的反人类罪行之中。

  当时日本厚生省主办的研究会——民族卫生研究会发行的杂志,发表了一位大学教授的演讲记录《断种法在外国的实施状况》,公然讲述将中国人活生生地用作“研究材料”:

  “用死了的东西是绝对不行的……染色体的状态明显变差。”

  “牺牲一名‘匪贼’,绝非毫无意义。有如此良好的材料,以往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就可以做了。”

  罪证陈列馆的证据

  “这把刀是上个月才从日本拿回来了,为了它我花了10年时间。”金成民指着玻璃展柜中一把冰冷的军刀对记者说。展柜里的刀已经锈迹斑驳,可当年它不知沾了多少中国人的鲜血,因为它曾经的主人,就是731部队的最高统帅石井四郎。

  捐赠军刀的人名为大川福松,曾在731部队多次参与人体活体解剖实验,因为出色的表现,石井四郎将自己的军刀赐予他。为将这件有力印证731部队当年罪证历史的军刀带回中国收藏展示,金成民10年来多次赴日本与大川福松沟通交流,在了解收集当年历史的同时,不断做大川福松的思想工作。后来,老人终于同意把这把军刀捐赠出来。

  古都供词中提到的人体细菌实验,也能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中找到佐证。金成民寻访到的731部队成员尾原竹善有这样的描述:“接受实验的人被绑在十字架上,飞机飞过来,投下细菌弹,让细菌弹掉落在由18到20人围成的圈内,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被实验者的情况。”

  类似的731部队成员的供词还有很多,筱冢良雄说:“我的工作是给被解剖的人消毒,就是拿水冲脸、冲身体。消毒后军医来了,我就撤出去。解剖完,军医走了,我再去收拾尸体。”运输班士兵铃木进说:“战败以后,他们把剩下的实验者都杀了,尸体摆在第七栋和第八栋楼中间的空地上,烧得一干二净,残骸就堆在我的车上,运到松花江扔掉了,我运送了大约80个人。”

  “哈巴罗夫斯克审判只有12人的录音,专题片中采用了3个人的供词录音,以及一名老兵的采访资料,而我们采访了40多名731部队原队员,收集整理保存了400余小时的珍贵影像资料。这是加害者第一手证言材料,具有不可置疑的实证价值。”金成民说,从1998年起,他先后20多次赴日本取证,联系到731部队原成员300多人。有些人根本就不见面;有些人同意见面,但什么都不说;有些人只对日本人说,不对中国人说;有些人接触几次都失败了,最后躺在病床上,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了,才愿意说。

  也有不少老兵被金成民的真诚所打动。有一位老兵,金成民前后三次取证都失败了,最后在一间小酒馆里接受了采访。“那个老兵对我说,‘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来这么多次,这次我不想让你失望而归,我把我做过的事告诉你’。”金成民说。

  731部队是日本政府主导的国家犯罪

  其历史意义堪比南京大屠杀

日本各大学派遣的技师人数。

  金成民此前一直强调,731部队绝不是几个医学狂人的个人行为,它是自上而下的有组织、有预谋、有规模、成体系的集团犯罪,是日本政府主导的国家犯罪。此次日本NHK电视台的专题片,恰好印证了这一观点。

  “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才是专题片核心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这部片子的副标题——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事实上,这才是片子的核心。”看过这部专题片的人多把关注点放在731部队原队员的供词录音上,但金成民表示,该片揭示的日本各界与731部队的紧密关系才是直指问题核心。

  专题片中揭露,日本多所大学争相向731部队派遣精英学者。京都大学1936年为37人,1942年增加到75人;东京大学1933年为35人,后增加到48人;庆应义塾大学1936年40人,1940年增加到54人。“之前,很多人将‘731’理解为战争的疯狂,那这些与战争无关的人、本该救死扶伤的医者,在完全理性的情况下参与进来又是怎么一回事?所以,‘731’是一个‘军学共同’的概念,是有着精心上层设计的国家行为。”金成民说。

  与众多精英医学家一起到来的,还有惊人的国家预算。731部队第一部(细菌研究)部长川岛清供述:“确切的数字现在记不清楚了。大概数字的话,记得在昭和15年(1940年),大概有近1000万日元(相当于现在的300亿日元,18亿元人民币)的预算被使用了。”

  “日本关东军极盛时有120万人,二战末期也有70万人,如此庞大的军队只有2000万日元的经费。一支3000人的731部队,又怎么能拥有几乎是关东军一半的经费?没有日本政府的支持,可能吗?作为日本国家的电视台,NHK没法明说731部队是日本政府主导的国家犯罪,但通过各大高校的精英医学家深度参与其中,说明了这一问题。”金成民说。

  事实上,731部队享受的“国家待遇”还远不止于此。1950年3月,东北人民政府《关于平房细菌工厂纪实》中详细描述了731部队的严密封锁。这份档案记载:“当火车通过时,在前一站客车厢就要放窗帘,车厢里有宪兵看守,如果偷看就要被捕,轻者挨打,重者有生命危险。”进入这块区域必须经过四道关卡,如果是一个生人,无论他是有意无意,只要踏进这个地区范围,就有生命危险。侵华日军将周围几十里路的村子划分为甲、乙禁区,凡在禁区出入的人都要有证明,否则一概禁止通行。

  在日本宣布投降前6天,731部队就收到了全员撤离的命令,日本特意安排了15辆专列,这也使得它成为日本所有师团级部队中,唯一一个整建制撤离的。“第二天,石井四郎又亲自去长春机场当面接受撤离命令。回来之后,石井四郎便实施了炸毁全部设施、烧毁文字资料、杀死被实验者的保密措施,其目的就是掩盖其有预谋、有规模、成体系的国家犯罪的事实。”金成民说。

  “731”的历史意义堪比南京大屠杀

  专题片里有这样一段描述——731部队宪兵班成员仓员说:“我亲眼见到人体试验是在1940年,具体是12月的时候。首先进入研究室,有一张长凳子,上面坐着5名中国人。一看那些中国人的手,有3人的手指已全部变黑脱落,其余两人的手指也变黑了,仅剩下骨头。根据吉村技师当时的说明,冻伤实验的结果就成了这样。”

  仓员口中的吉村技师全名叫吉村寿人,京都大学医学部派往731部队的专家之一。他一边在731部队搞冻伤人体实验,一边在满洲的医学会发表研究论文。论文上记载了将人体置于各种条件下进行实验的情况。如,置于“绝食3日”“一昼夜不眠”等状态之后,将“囚人”的手指浸泡在零度的冰水中进行观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战后却逃脱了罪责,甚至终生否认其所犯罪行。“这也正是“731”历史研究最大的尴尬所在。战后,美国为了得到细菌战的相关资料,以豁免731部队成员的战争责任为条件进行了一场肮脏交易,拿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战等的秘密资料。此后,美日联手,刻意掩盖了731部队的反人类罪行。”金成民说。

  金成民说,731部队是日本精心策划、组织和实施细菌战的核心机构,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制的大本营,也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它一边进行反人类的人体活体实验,一边将实验“成果”即时转化为武器,用于中国和其他战场。它犯下的反人类罪,与纳粹在集中营集体屠杀犹太人的罪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有证据表明,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在我国许多地区都使用了细菌武器,鼠疫、霍乱、伤寒等烈性传染病暴发性大流行,造成上百万人感染。

  甚至到现在,细菌战遗患仍然存在。731部队在逃跑前夕炸毁本部实验设施,使得染疫老鼠、实验动物逃窜出来,鼠疫大面积暴发流行,哈尔滨平房地区由此成为鼠疫疫源地,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处由于人为因素制造的鼠疫疫源地,危害难以估量,后果极其严重。哈尔滨政府和人民为了控制和消除疫情,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731’的历史意义堪比南京大屠杀!”金成民说。

  金成民说,这次日本NHK电视台播放《731部队的真相》体现了现阶段日本媒体宣传动态和角度的转向,也体现了日本国民尊重历史事实真相的愿望和心声。对于日本政府来说,“中国公开了,美国解密了,俄罗斯也解密了苏联时期审判的录音,主要当事国都已经公开了态度,日本如此回避问题,是无法树立国际威信的。此次NHK电视台播放这部专题片,等于是给了日本政府一个机会,是时候放弃以前暧昧的、回避的态度,开始正视历史、面向未来了。”

  图片均为资料片或视频截图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