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冰城资讯 >> 今日冰城 >> 哈尔滨资讯 >> 正文

冰城夜公交的故事:温暖都市夜归人

我要评论 来源:黑龙江晨报  2018/6/11 13:32:26  作者:刘洋 王健泽  浏览次数:

  当一天的喧嚣散去,夜更加宁静。在这座城市里,当许多人卸下一身疲惫进入梦乡的时候,哈尔滨的夜公交还行驶在路上,护送着为了理想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们回家!夜晚的光影斑驳间,夜公交犹如流走的星光,温暖着城市的夜。6日、7日两天,记者乘坐哈尔滨夜公交车2路和11路,走近这些都市夜归人,一同感受夜公交上的温暖。

  时间:22:40

  守卫者——车站执勤武警小田

  在夜公交11路哈站始发站,一位身着迷彩服的小伙子手拎外卖匆忙跑上车,借着公车里的灯光,可以看到他黝黑的脸庞。交谈中得知,小田是哈站的执勤武警,此时刚刚下班。

  小田说,执勤点24小时都要有人轮流站岗,他正好排到这个时候,有的回去比他还晚。作为车站的执勤武警,他不仅要每天站岗2小时,负责维稳处突的守卫任务,还要在车站进站口、候车大厅和站台协助乘务人员维持秩序,帮助旅客解决困难。在小田看来,执勤虽然累,但更幸福。“既然选择了穿上这身军装,就要做好该做的本职工作。看到在我们的帮助下,能安全回家的旅客那一张张笑脸,我心里也跟着美。”即使坐在公交车里,小田也是标准的军人坐姿,上身挺直,双手自然地端放在腿上,黝黑皮肤下映衬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前两天执勤时,有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是外地来的,一时找不到出站口,急得团团转。别人和他们搭话,他们都不听,最后是小田帮拎着行李送出站的。分开的时候,老大娘握着他的手真诚地说:“我就相信你们当兵的。”小田很感动,为他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那一刻,我真深深感受到了军人的幸福感和荣誉感。”

  时间:23:00

  护航者——代驾员班先生

  23时左右,夜公交车上多了很多身穿反光坎肩、拎着折叠电瓶车的中年男子,上车落座手脚利落,他们都是代驾员。班先生是其中之一。

  对于代驾员来说,深夜正是他们忙碌的时候。“我们分白班和夜班,夜班的订单多些。我今天是下午5点出来的,12点到家,正好工作7个钟头。”相比平时,这个时间下班算是早的。因为天气不好,下了点雨,所以订单少,就可以提前回家了。

  代驾是个辛苦的职业。班先生说,夏天还好,冬天就遭罪了,等客人的时候,有的饭店不让进,就得在外面等,等一个多小时是常事。有的时候,客人喝多了,说话不大文明,有的耍赖不给钱,甚至有动手打人的,对于这些不易班先生能够接受,因为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赚钱多少只是一方面,我们是服务行业,最重要的还是把客人安全送到家,这也是我们对自己职业的尊重。”班先生很看重自己的职业。

  班先生在友谊路上的2路车,在终点站果园小区下车,家住在那里。“骑车有点累了,正好在站台看见公交车,就上来了,省钱还能休息一会。”在班先生的眼中,夜公交也是可以避风遮雨的温暖港湾。简单地聊了一会后,班先生头靠在了窗上,闭上眼睛。几站地的时间,他还可以休息一会。

  司机穆鸿强说,从23时开始的夜班车上,很多乘客是代驾师傅,“他们开车、骑车也乏了,这个时候公交车上乘客少,座位大多空着,他们带着折叠车上来也不会影响到别人,本来是不允许带这样的交通工具上车的。”

  时间:23:40

  追梦者——创业IT男侯先生

  侯先生戴着黑框眼镜,白衬衫黑西裤,一身职场打扮,整个人靠坐在公交车前排,略显疲惫。已是深夜,侯先生刚从公司出来,现在还要赶去另一个公司商讨项目进展。

  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他,笑称自己是个IT民工。被问到几点才能回家休息,他自嘲“现在就是回家啊。我住在公司,什么时候忙完也就休息了,每天差不多一两点能睡吧。”

  侯先生正在创业,一切都要自己去跑。“我这是第二次创业了,以前是在内蒙古,开始经验不足,资金出现问题,失败了。“创业不容易,也曾经心灰意冷过,但回到家乡后,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侯先生心里一直有个想法,要帮助患有老年痴呆等一些脑类疾病的患者,正好他又是学互联网的,所以就尝试把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结合起来。如果做成了,既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也能为这个社会做自己的贡献。”

  侯先生认为想做成一件事,不能只想着自己,而是要想为多数人谋福利。所以,就算在创业前期比较艰难的时候,他也坚持给福利院的孩子献爱心。

  说到创业,刚才还疲惫的他顿时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哈尔滨的创业氛围很好,而且在家乡奋斗,很踏实。创业就像人生一样,有起有落,但只要能坚持目标,为这个目标努力奋斗,就算没白活。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同时,还能为社会创造些价值,很充实。”对于未来,侯先生信心满满。

  时间:00:30

  掌舵者——公交车驾驶员老穆

  此时,在2路的终点站,刚刚停下车的公交车驾驶员穆鸿强走下车,伸了伸腰。

  1996年,穆师傅成为一名公交车驾驶员,开夜公交车也有七八年了。这些年中,很多常坐车的乘客都成了穆师傅的熟客。穆师傅记得,有五六年的时间,每天发第二趟车的时候,在天鹅饭店那一站,会有一个30多岁的男子上他的车,在经纬街附近下车。每次上车时,这位乘客都会说:“师傅,辛苦了!”就是这样简单的几个字,让穆师傅觉得自己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晚上人少,那位乘客每次都坐在上车门处的那个座位,有时候会和穆师傅说几句话,但公司规定不能和乘客聊天,所以他们交谈不多。但他还是从那个男子的说话中得知,他应该是在类似洗浴中心的地方工作。2016年以后,再没见过那位乘客。穆师傅说,“可能是换工作了吧。”

  开夜公交很辛苦,但也有一份特殊的情怀。“看他们挺辛苦的,就想把车开稳点。有的时候在后视镜看见他们往站台跑,我就多等会,不然他们还得等下一趟。”静静夜色,将一群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安全送回家,这是穆师傅最为欣慰的事。

  加气、收车、把车厢打扫干净……就这样,穆鸿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得赶紧回家了,我不到家,妻子就不放心。”穆师傅说,每次进家门时都能透过门缝看见卧室的灯还亮着,只要他说一句“我回来了!”卧室的灯才熄灭。

  夜深了,周围的灯光寥寥,城市归于平静,穆师傅也终于可以回家了。作为夜公交的司机,他才是那个最晚的夜归人。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